M明夕X—已经懒到不想更

【凹凸乙女】矛盾

#ooc勿入#
#卡卡安哥我的谢谢#
#我也不知道是刀是糖#
#用词不当别在意#
#卡米尔专场#







外面的世界正下着倾盆大雨,雨滴冲刷着沾满灰尘的大地,人们都赶着回家的时候你却相反的冲出了你和卡米尔住的房子。
你和卡米尔吵架了,原因你们都很清楚,但又不那么的清楚,是你不小心碰掉了床头柜的那个盒子,那个小盒子是几天前出现的,卡米尔仿佛把它看的很重要,可自己已经和他真心实意的道了歉,他又为什么要对你不理不睬的呢?明明在家冷战就可以了,但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这么大的气居然直接冲出了家门连伞也没有带出来,只能任由雨滴打在自己身上,浸湿了自己唯一的衣服
【好冷啊,怎么这么冷】
你无法在大雨中得到帮助,你只能站在屋檐下自抱取暖,在这种状况下卡米尔也不知道会不会来找你了
【完了,看来在雨停前要露宿街头了】
你似乎跑到了很远的地方去了,常来又不常来,反正就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什么地方了,只是那片海,像卡米尔眼睛似的海仿佛拍打着记忆之门
雨渐渐的停了,手表的指针指向十二,卡米尔没有来,你也没有回去只是静静的望着海,沿着海岸走,路好像没有尽头,因为你对它的回忆没有尽头,卡米尔在那里,现在的,以前的,都着急的在寻找什么,你想起来了这是你们的海边小屋,初次见面的地方,你们最喜欢的地方
第一次见面是他在这荒废的小屋前捡着贝壳,很漂亮的贝壳,也一直是一个人,就是那是你们牵起了手
【xx!】他看到了你愣了一下,又反应过来急忙跑过来抱住了你
【对不起,我不该不睬你的】突然他单膝跪地那出了那个盒子,围巾下的脸又红了几分
【我本来是想明天再说的,本来想明天带你来这个我们初见的海滩,以前你说很喜欢,所以我想】他顿了顿打开了盒子是一枚闪烁的钻戒
【想向你求婚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当然愿意,那你愿意娶我吗】
【当然】
你们紧紧的抱在一起,忘记了时间
对卡米尔来说你是【毒药】
你是【解药】
这两个混在一起可能并没有什么用,但仅对卡米尔一人可能药效很强吧







我在写什么
呵呵
辣眼睛
请用评论,小红心,小蓝手砸死我谢谢谢谢

【凹凸乙女】灵夜之语 (卡米尔篇)

群里系列传文第五弹

占卜店设定有参考《哑舍》

ooc有

原女有,现代paro

我估计我是写的最烂的一篇只有1000字,毕竟我只写段子像长篇这种不常写,不喜欢请原谅




有时候占卜店放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就不能叫占卜店了,这根本就是魔法店吧!青发女孩现在正站在最近很火的一家占卜店里,虽然是一家很火的店却挺难找的,c市商业街28号,看着手上已经拆开来的邀请函,女孩儿走了进去
女孩给眼前的占卜师送上买来的蛋糕【我有个弟弟叫卡米尔】坐在占卜师面前说【我们曾经是最好的姐弟,最近我们之间总是怪怪的,他不在和我一起逛街,不在和我长时间聊天,甚至连甜点都不和我一起吃了,眼神也怪怪的】
『你的弟弟几岁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不对劲的?』占卜师把手放上了女孩的手
【他今年19岁了,但是卡卡是在18岁之后变成这样了】女孩如实的告诉了占卜师
『你今年几岁了?』
【也是19,只是比我晚了几天而已,我其实一直都。。。。。。】女孩沉默了,低下头从脖子拿下一根项链,链子上串着一枚戒指
【占卜师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一个孤儿的故事,那是一个雨天,雨下着下着变成了雪,在一个人们都觉得肮脏的小弄里有一位女孩,她身上的衣服破了和短袖短裤无异,手上什么都没有只有块已经冻的硬邦邦的馒头,脚下连一双像样的鞋都没,她就这样一个人坐在角落看着穿着温暖服饰来来往往的人群,幼小的女孩终于受不了这残忍的命运晕倒在雨雪中,但她醒来的时候眼前却不是那冰凉的大街,温暖的床,像样的衣服,可口的食物,一切的一切都让女孩楞楞的就像活在美妙的梦境,直到男孩的出现才让她回神,女孩知道了这是男孩的家,她是男孩的家人发现带回来的
〖我以后可以住在这了吗?〗
〖是的姐姐〗
听到这句话女孩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10年的悲伤化成泪水流露出来,女孩终于有了家,终于不用回到那个角落,男孩女孩一直在一起从来不变】女孩终于停口,又把项链带回了脖子
【但是现在变了,我明明一直都。。。那么爱着他】
『看来女主角就是你吗。。。。。嗯,我看看,啊,我这里有一份『甜蜜传播糖』,吃了这种糖的第一个人可以看到之后吃糖人的心思,传说这是月亮上的一种琉璃花的果实』

女孩拿起了糖瓶看了看里面的糖果,糖果是星星的形状外面附着一层淡淡的金黄色仿佛就像天上的星星,她将糖果塞进了包里想转不是道谢【我会将就颗糖果放进卡米尔的甜点里,我只是希望回到从前那个样子,奢望强求并不适合我,占卜师大人我还会回来找您的,我叫明夕】814
几天后,女孩又来到了身边还有一个男生【谢谢你占卜师大人,谢谢你的糖果让我看到了卡米尔的内心,也许我应该早点把心意表达出了,而不是因为姐弟的身份而克制着。。。明明那么爱他,明明互相喜欢却要隐忍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女孩还握紧了男生的手,向占卜师微微一笑
『不用谢,身边的着位就是卡米尔吧,祝福你们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糖的名字叫甜蜜传播,能透视心灵的糖有这个名字不太合适吧,有什么意义吗?〗卡米尔开口了,只是一脸冷静地看着占卜师,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提出问题『你想知道吗?那我就告诉你吧,我问你们,你们现在觉得幸福吗?甜蜜传播说是月亮上琉璃花的果实,月亮承载着思念,所以,生长在月亮上的花朵果实也有了看透人心的力量,它能让所食用的人看到最想看到的,从而解除人们心中的疑惑,许多的人因为这个糖而走到了一起,爱有许多味道组成的但绝大多数都是甜,像糖果一样甜蜜,但这个名字当然不是我取的我也不知道太多,也许是月之女神想要让这份心情,传递到每个人的心中吧』
兄妹两个离开了,手依然像以前一样紧紧地握着,也许这次有点不太一样吧,就像刚开始感觉到的一样,这家占卜店说不定真的有魔法呢,你们想来试试看嘛?

我终于写完了
第一次写长文写的要疯了
让我看看下一个该点谁呢
上一棒 @やなぎりな
下一棒 @小叨

【凹凸乙女】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正3』

@#终于写完了#
#开心#
#楠/嘉/格#







楠桦
美丽的少女围绕在狂风之中,美丽的长发已经被风刃割下不少,一击风刃割到腰部血一下喷的很高,,她仿佛痛幻觉,你正站在她的面前轻轻一笑,被攻击的同时努力的向你爬去伸出手
《原谅我好吗》《别误会啊》《一定要成功啊》







嘉德罗斯
狂风暴雪正冰冻着他的心,这是连宇宙第一的人造人也无法忍受,冰凉的空气就像你的心,可是他并不是完全的暴君,你教会他的感情成为了他现在唯一的温暖,时间十分漫长,失去意识后血液也被冻结
《渣渣》《还真的谢谢你了》《接受王的恩赐吧》







格瑞
岩浆已经漫了出来渐渐的靠近少年,温度将室内的温度升高,腐蚀了墙壁,融化了地板,他把你送的项链挂在脖子上紧紧的握着仿佛你在他的身边,岩浆融化了鞋子,到腿,到腰,融化了心脏淹没了他
《你成功了》《恭喜你》《值了》







你成功了来到了塔顶,因为一个祝福都没获得你觉得好失败,但当你知道了真想,最好的朋友为了自己的成功自愿成为祭品,低下头默默流泪,拿起了刀刺向自己
《有福共享有难同当吗》







终于结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期待秋日祭# @桦林墨姓萧者

【凹凸乙女】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正1』

【凹凸乙女】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正1』
他们的心里#
我的内心波澜壮阔#
#黄/秦/安#







黄茶
把你推出后紧紧的关住的石门,走向祝福终于流露出了欣慰的笑,脸颊流下了冷汗,汹涌的水浪涌出来,窒息感传来,她却毫不挣扎微笑沉下去直到沉至水底,也没有有过挣扎,那么安详
《一定要活下去》《别误会我啊》







秦芷岚
火焰的炽热感传来,她却浑然不觉微笑的在火海跳起魔女之舞,即便外表被烧焦,内脏在碳烤依然毫不畏惧,眼前都是与大家在一起的幸福时光直到尸骨无存,闷热的石室里骨灰飞扬
《谢谢》《我很幸福》







安迷修
阳光变得热烈连石板都觉得滚烫,他的汗一滴一滴的流下滴在石板上瞬间化为蒸汽,骑士大人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站在那里依然显得十分冷静就像以前一样回忆以前,仿佛这样就能缓解痛苦
《小姐向前走》《带着我的活下去》

我心疼#
直的#
这才第一章#

【凹凸世界乙女】幸福的定义

#我不开心啊!#
#我爱吃糖,我喜欢吃糖#
#嘉/瑞/安/雷#







嘉德罗斯
『罗斯罗斯,对你来说什么是幸福?』
你趴在他的身上,环着他的脖子,而王没有表现出平常的高傲,只是反过来抱住你『渣渣只要你好好的当我的王妃』
听到他的话抱他抱的更紧了,脸上也是幸福的笑容
《是么》《我遇到罗斯也很幸福》《要永远在一起》







格瑞
你突然出现了他的怀里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前蹭了蹭
『格瑞,对你来说什么是幸福呀?』白发少年并没有因为你的动作更加冷漠,他摸你的头同样也伸出手把你抱紧了他的怀中
『有你在我身边就好』
《格瑞最好了》《出去玩呗》《白痴》







安迷修
『安安,安安作为一名骑士是什么让你感到幸福的呢?』你跑到了他的身边,环住了他的手臂
『过着普通的生活,帮助别人,看着大家的笑容在下就很幸福了』少年微笑地看着你,你额头落下一吻『现在小姐在在下的身边在下就很幸福』
《安安最好了》《谢谢》《不客气》







雷狮
你乖巧的坐在他的面前,盯着他那张英俊的脸,想了一想笑着问他
『雷狮你对幸福的了解是什么样子的呢』
海盗头子沉默的笑了笑,来到你的面前,挑起你的下巴,有那双隐藏着星辰的眼瞳看着你
『还是和夫人一起遨游星辰大海啊』
《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呢那》《撸串去》







此为不开心产物
低产低产写的并不好
下一篇:关于男朋友看见女朋友在手机上码车
是因为我在群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掷色子投到一,结果。。。。。。

【凹凸乙女】对不起,你走吧

#前两篇的后续#
#本来我今天不想码的#
#结果写作文不小心写嗨了#
#嘉/瑞/安/雷#







嘉德罗斯
刺鼻的消毒水在鼻腔徘徊,睁开眼看到的白色不是家的颜色,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见点滴的滴落的声音,座位旁边只有一个黄发男人坐在那边
【渣渣,终于醒了,发烧了,怎么不告诉我,还不好好。。。。。。】
【请问下的嘉德罗斯先生你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就请回吧,我要休息了】你还没有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你的心已凉了,就算他怎么挽回,也无法温暖
《我想逐客令了》《你为什么还要来》《请走吧》







格瑞
医院的颜色和家不同,没有温馨的味道只有刺鼻的消毒水味,而躺在病床上的你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并没有理睬床边的白发少年,白发少年正在小心翼翼的削着苹果
【吃点水果吧发烧容易缺水】
【放在桌上吧,格瑞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回吧,我想一个人静静的休息一会儿】少年放下水果想跟你解释,你却只是闭上了眼睛等他说完,并不理睬
《不用说了》《请回吧不要再来了》《水果我会吃的》







安迷修
躺在病床上你依然觉得四肢无力,四周的空气非常安静只有一位骑士大人在那边来回忙碌时不时过来问问你的情况,而你只是觉得他的行为很烦,非常烦
【小姐你感觉怎么样?身体还难过吗?要不要喝水?想吃什么?】
【安迷修先生请你回去吧,我现在只想安静的休息,你打扰到我了】听到你的话,少年只是呆呆地站在那边低下了头,脸上写满了失落
《对不起》《医药不适合你》《去找你的公主吧》







雷狮【写到这儿我总想喊一句。。。。雷狮叫你不看好你老婆,被弟弟抢了吧】
醒来的时候只看见了白色的天花板和那星辰大海的瞳,瞳目里面写满了焦急但又看到你醒来的时候消失,但你却毫不在意了
【终于醒了,烧的这么严重也不跟人说,卡米尔也真是的不告诉我】
【雷狮先生请你不要这么说卡米尔,我发烧的时候一直是他在照顾我,那时你又在哪儿呢?如果我没事的话,请回吧,我想卡米尔他会照顾我的,对吧】
你反驳了少年的话,又看向了卡米尔对他微微一笑卡米尔也是对你点点头
《你走吧》《我已经不想当你的宝藏了》《对不起,我选择卡米尔》







好我虐回来了
也听你们的,把雷狮的女朋友给了卡米尔
开心吗现在你们是卡米儿的女朋友了
但卡卡还是我的
下一篇预告:幸福的定义
写了这么久的刀该写糖了

【凹凸乙女】当你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受伤了

ooc我的,安哥雷总我的
其他的你们的
嘉/瑞/安/雷

当你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并受伤了,男神们的反应是什么样的呢







嘉德罗斯
你在骑自行车的时候一不小心没有掌握住方向,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膝盖剧痛使你的眼泪一下就听不下来了,让眼前九岁的孩子瞬间手足无措,只能把你抱起放到自行车后座
【渣渣不哭了,我载你去医院】
《罗斯交通法规定自行车不能载人》《谁管它》《快上来》








格瑞
看到你从自行车上摔了下了,他第一时间就来到了你的面前问你有没有受伤,看到你磕出血的膝盖,手帕给你做紧急处理,然后背起了你向医院的方向走去
【得赶紧消毒才行,会发炎的】
《乖我们去医院》《自行车怎么办?》《不要管那个了》








安迷修
细心的骑士,看到你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的十分慌张,赶紧从包里拿出了自己本来该用来中二的绷带和一系列的医药用品拿出来给你消毒,包扎,所有动作都非常的熟练
【小姐,稍微忍一下,可能会有一点点疼】
《明明是出来玩儿的》《你为什么会带这么多医疗用品》《就是为了这种情况?》








雷狮
作为海盗头子的雷狮二话不说就打电话叫卡米尔过,等卡米尔来的时候,手上还带了一个医疗急救包,而雷狮只是,二话不说拿过医疗包给你消毒了起来,然后一个公主抱把你抱起来,走向了医院
【我可不允许我的宝藏受一点伤害】
《居然会包扎真是意外》《把你老公想成什么人了》《还是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







我本来沉迷于凹凸更新无法自拔
并不向更文
可是我为什么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手
啊,明天就要开学了
可能以后就是三天跟一次了(●'◡'●)ノ❤

我们来玩儿个接龙游戏吧!

我接下来会发两句话,被我艾特到的人,就以这种形式继续下去,随便你们艾特谁,只要说出来的话不重复,那么开始?↪






1.芦荟呀,芦荟你像个格瑞



2.社会我耀哥,人帅话不多








下一棒 @嘉德罗斯的老婆.

原创皮自戏

第一次发的人,会不会被打QAQ
这里是原创皮的自戏,名字叫明夕
皮上较为冷漠一点吧,皮上和皮下反差会有点大,自己定义的是有个妹妹,后面的会在仔细里面一点一点透露的
因为通常没什么灵感,所以会比较短,请见谅,还有我是长时间失踪人口
那么开始↪

















站在十字崖上,任凭风吹过吹乱自己青色的长发,淡金色的瞳目微微凝视前方,曈孑里依然是一成不变的严寒却又有一丝久违的温柔
“郡儿,你最近过的好吗”
。。。。。。
“有好好吃饭吗,是不是又总吃甜的了”
。。。。。。
“我。。。。。”
明亮的金色瞳目微微暗淡,稍低下头只见黑色的墓碑耸立在地,墓碑照片上的银发少女依然笑容灿烂却停止此刻
“好像你啊。。。。。。”犹豫半时终于说出后半句话
你生前最喜欢缠着我,所以我每天都来看你
你生前最喜欢桔梗,所以我在你的墓前种给你
你生前最喜欢吃巧克力慕斯,所以我每天都做好给你带来
我求你能活过,只求你无论在哪。。。都能开心
“你还好吗。。。。。。”

冷,还有。。。。扎心的痛!
手环住自己紧紧抓着双臂的衣服,如同窒息一般蜷缩在偌大的床上发抖,强忍着剧痛咬死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声音
“又来了。。。”
月食之夜,体内的寒气像囚禁了多时现在自由了的野兽奔涌而出,刺骨的寒气包裹全身,而心脏仿佛冻住了,身边的床单已经覆盖上了单薄的冰霜,整个房间如同寒冬降临,就算自身是光明神也无法感受到丝毫温暖
“只要等到早上。。。。。”
突然感觉今夜无比漫长,没有温暖的阳光,没有同伴的慰问,只有无尽的严寒相伴
明明表面在独自强忍,但内心
谁来。。。。救救我吧。。。




像我这样的渣渣了还来发文,我还是滚回去拍照吧QWQ